注册

质疑声铺天盖地 强制加装DPF还能走多远?

信息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发布日期:2017-08-24       分享到:


“车和油都不是我们生产的,凭什么尾气处理却要我们买单?”“我的国三车买了不到三年,贷款还没还清呢,哪有钱再加装DPF?”“现在本来运费就低,一下子要掏出三四万,让我们卡车司机怎么活!”

近日,山东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2017年环境保护突出问题综合整治攻坚方案》,宣布自今年8月1日起,未安装颗粒物捕集器(DPF)的国三排放标准重型柴油营运货车将不予环检。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规定一经发布便在卡友当中引起轩然大波。究竟加装DPF能否改善环境污染?几万元的加装费用是否合理?卡车司机们又有什么苦衷呢?

■ “劳民伤财这钱花得太冤枉”

柴油机颗粒物捕集器(DPF)是柴油车后处理中专门用来捕捉、吸附碳化颗粒物的装置,安装在柴油发动机系统中,可以在微粒排放物质进入大气之前将其捕捉,有效净化排气中70%~90%的颗粒。

从理论上来说,柴油车加装DPF对环境保护大有裨益。但在现实中,强制要求国三车辆加装DPF却被卡车司机吐槽为“太坑人”。联合卡车卡友俱乐部会长刘显青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现在只要不加装DPF,交管部门便不予车辆年检,出于无奈,很多用户已陆续开始加装DPF。但让卡车司机痛苦的是,一些车辆加装后的效果并不好,DPF滤网被颗粒物牢牢堵死,只能被迫再拆下来。

“而且这个东西实在太贵了!本来出厂价只要三四千元,现在加装却要几万元!”刘显青介绍说,目前政府并没有指定加装地点,但却涌现出一批可以提供加装服务的“黄牛”。于是,记者以卡车司机的身份,拨通了青岛一个“黄牛”的电话,对方告诉记者,他们是DPF生产厂家的代理商,安装DPF的价格是根据车型及发动机排量而定的,价位在2万~4万元不等。若通过他们的渠道加装,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现在大马力是趋势,我们的车基本都在300马力以上,所以安装费用不会低于4万元。”刘显青表示,除安装费用,容易被颗粒物堵塞的DPF装置还要一年至少清洗2~3次,每次费用也要200~300元,“现在运费这么低,卡车司机风里来雨里去地挣钱已经够不容易了,根本承受不起这个费用。所以现在有些临近年审日期的车辆,宁愿先把车放起来,也不愿意去加装DPF。”

而令卡车司机们更为质疑的一点是,他们认为颗粒物的产生主要与车辆及燃油相关,但车辆是整车企业按照标准制造的,燃油则是国家提供的,用户交足了税款、办齐了合法手续、一直按照规定使用,在他们看来,使用者与颗粒物的产生毫无关系,为何现在却成了治理环境污染的买单者?“这实在是说不通。”刘显青无奈地说。

“再说这算不算非法改装呢?如果到了外省会不会被罚?”刘显青直言,以前夏天在车里装个空调,交警都会认为车辆改装了,要罚款,如果现在加装DPF不算非法改装,那岂不成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卡友希望环境变好,但是这个政策本身存在很多问题,也没有考虑卡车司机的处境。

■ 徒有其型效果纯属糊弄人

8月8日,山东省环境保护厅发布最新通知:2017年8月、9月,国三车重型柴油营运车可正常进行环保检测。但据了解,环检同时,卡车司机需签署一份保证书,保证10月必须加装DPF。很多用户对此颇有质疑:延迟这两个月有什么意义,结果还不是要加装?

看来地方政府是铁了心要为国三车加上DPF,那究竟在用车加装DPF效果如何?天津大学内燃机燃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姚春德分析称,DPF是一种两端互不相通的闭流式过滤器,内壁通道上遍布细微的孔洞,当被拦截的颗粒物越积越多,孔洞很快就会被堵塞,进而导致两种结果:一是发动机排气不畅,油耗增加;二是过滤效果变差,甚至完全失效。

据姚春德介绍,想要解决DPF堵塞问题,有两个可行方案。一是拆卸下来进行反吹清洗;二是加装自动再生系统,即通过燃烧将DPF内部的颗粒物处理掉。若加装再生系统,整套装备就会变得非常复杂,且再生系统不仅是简单地安装,更要和发动机以及DPF的工况紧密关联,“事实上,美国重型柴油车也加装过DPF,但其都配有再生系统,且在整车出厂前就安装完成了。”

姚春德告诉记者,为国三车加装DPF的做法,南京和济南在承办青奥会和全运会期间有过尝试,但效果不佳,基本在会议结束后就拆下来了。“装DPF的那批车,一般使用3~5天后过滤效率就大打折扣了。如果不能保证清洗效果和配备再生系统,强制为国三车加装DPF就是糊弄人!”姚春德说。

■ 治标治本找准“病因”是关键

“这明显就是变相淘汰国三标准车辆,但以现在的情况,就算升级到再高的排放标准也没用。发动机质量不行、油品跟不上,你说现在哪个国五新车不冒黑烟?”卡友话糙理不糙,给国三车加装DPF的确有些“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味道。

“如果都是花钱,我们宁愿多花些钱把发动机换成国五标准的,将车辆使用年限延长。”在刘显青看来,通过更换发动机、安装后处理系统,完全能够实现车辆排放标准的提升,升级到名副其实的国五排放车辆,才不算是“糊弄人”。

“在用车加装DPF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就好像京津冀地区的雾霾,你不去治理雾霾,光强制戴口罩肯定是不行的。”姚春德建议,从燃烧层面下手治理排放。在他看来,柴油之所以冒烟是因其为高碳燃料,一旦燃烧不充分便会产生颗粒物。若用含碳量很低的甲醇和柴油混合燃烧,则能实现基本无烟的效果,若在此基础上再加装DPF进行过滤,效果就更加理想了。

而作为DPF供应商的无锡威孚环保催化剂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家明也不看好为国三车强制加装DPF的做法,“不是所有车都可以加装DPF的,如果车辆标定不完善,DPF的堵塞概率会很高。”

王家明认为,随着排放法规不断升级,国三车会逐步被淘汰,与其让车辆所有者花费高额资金改造国三车,不如把精力放在国四车的优化上,“现在为不使用尿素,市面上各种屏蔽车辆OBD等作弊现象屡见不鲜,其造成的环境污染甚至高于国三车的污染问题,若为国四车建立一个良好的数据传输平台,实时监测排放情况,可用更少的投入获得更好的环保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