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何光远:真心为甲醇 做强商用车

信息来源:商用车新网       发布日期:2017-08-09       分享到:

1996年从机械工业部部长的位置退下来,到1998年3月在政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主任,再到为了推动甲醇汽车而自愿、繁忙且艰苦的20年,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在接受《商用汽车新闻》记者采访时十分感慨:“在全国各地跑,真的很累。我有个毛病,换个地方晚上就睡不好,要天天吃安眠药。老伴儿总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老想着甲醇,烦人不烦人啊’!”

被誉为“甲醇部长”的何光远,今年已是88岁高龄,在同龄人颐养天年的时候,即使是被老伴儿数落,却“老想着干些事情”,一是亟待推广的甲醇汽车,二是期待做大做强的中国品牌商用车。


了解甲醇加注机内部结构及安全保障措施

了解甲醇加注机内部结构及安全保障措施


对甲醇是认真的

看看民间“甲醇部长”的一周行程和工作内容。

7月8日,离京赴四川南充。

7月9日,参加吉利四川南充商用车有限公司新工厂投产仪式。

7月10日,赴四川雅安考察恒天集团汽车项目。

7月11日,途经西安考察陕汽发动机制造公司。

7月12日,参加陕西省三市甲醇汽车试点工作验收会议,主持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联合专家组验收。


陕西省甲醇汽车试点工作验收会议在宝鸡召开

陕西省甲醇汽车试点工作验收会议在宝鸡召开


7月13日,乘高铁前往西安,转乘飞机返京。

6天时间,一个活动、一个考察、一个验收,转战西南好不乐乎。“陕西验收完,下一步就是上海、山西长治,接下来还有汉中、贵阳、兰州和平凉。”何光远将他的行程和工作安排记得一清二楚:“我们每去一地验收,都严格按三部委的要求严格做,绝不‘走马观花’。”

对开展甲醇汽车试点工作,何光远总能如数家珍。


何光远一直对甲醇汽车推广保持着高度关注

何光远一直对甲醇汽车推广保持着高度关注


比如,2014年,《长治市甲醇汽车试点实施方案》通过工信部审核,甲醇汽车试点项目在长治落地,而早在2003年,长治就购置了100辆甲醇客车在市区5个县区之间运营。“我去过长治两次,感觉很振奋:老板积极性高,司机觉得车好、稳定,乘客也喜欢。”何光远说,他特意问过一位老太太:“我说‘老大姐,你坐这个公交车过来有什么感觉’,老太太说票价低了2元,而且她‘怕汽油味,坐甲醇车没味’。这番话,我印象深刻。”

谈到贵州,何光远说:“贵阳是后起之秀,对甲醇汽车的积极性太高了。我曾给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写过信,告诉他贵阳甲醇汽车搞得好,希望他能去看看、听听汇报。后来由于数博会安排的时间紧张,马凯听了5分钟的汇报、去看了吉利正在投建的厂。”何光远说,他已经给马凯写过3次信,总的来看,“态度越来越积极、肯定”:“记得第二次给他写信后,他批示指出,专家组不能只是工信部一家,应该有科技部、发改委等加入,这样推行起来阻力会小、也更有力度。现在,专家组由这三个部联合组建,会同交通部、环保部、卫生计生委、质检总局、商务部联合开展工作。专家组专家研究领域涵盖了汽车、内燃机、石化、油料、环境监控、人体健康等。从马凯副总理近期的批示看,他对甲醇汽车的推广是认真的。”


何光远一行考察贵阳云岩区三桥改茶大道甲醇撬装加注站

何光远一行考察贵阳云岩区三桥改茶大道甲醇撬装加注站


参观吉利集团在贵阳的甲醇汽车维修保养指定机构

参观吉利集团在贵阳的甲醇汽车维修保养指定机构


考察正在建设中的金清永久甲醇综合加注站

考察正在建设中的金清永久甲醇综合加注站


真的很着急

甲醇汽车推广,可谓一路艰辛。

自从甲醇勾兑假酒致人失明、死亡等中毒事件的新闻爆出,一提甲醇,很多人就想到“有毒”。“我多次强调,我们用甲醇是作为燃料、不是作为饮料!哪怕是汽油、柴油,人喝下去也受不了啊!”何光远说,早期为了推广甲醇汽车,企业家寻求各种机会展示产品,但每每都因为“有毒”而没了下文。

所以,在以《商用汽车新闻》为代表的媒体对甲醇汽车进行集中、深入报道后,很多企业负责人给何光远打来电话。“他们说,《商用汽车新闻》对甲醇汽车的报道太好了,过去就是对甲醇汽车的宣传不够。在我看来,要加强对甲醇汽车的宣传力度,因为社会上对甲醇汽车还有很多疑问和误解。”他说:“6月2日(比利时布鲁塞尔当地时间6月2日傍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访欧洲,在比利时首相米歇尔陪同下参观吉利-沃尔沃汽车创新成果展。李书福(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向总理汇报了甲醇汽车在冰岛的运行情况。冰岛有捕捉CO?制取甲醇的技术和丰富的地热资源,吉利在冰岛运行的车辆,就是用的这个甲醇。总理问到几个他比较关注的甲醇汽车的问题,李书福一一给予回答,同时提到甲醇汽车的排放比天然汽车更环保。6月30日,李书福带着金先扬(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资深总工程师)等一行到丹麦考察。丹麦奥尔堡市也有捕捉CO?制取甲醇技术。丹麦已经规划实施甲醇经济路线,并将打造世界甲醇技术示范中心。奥尔堡市有世界上最大的白水泥厂和过剩的风电,可以用来生产甲醇。而吉利有世界领先的甲醇汽车技术,双方可以开展广泛的合作。7月3日,奥尔堡市长见了金先扬,表示非常欢迎并且将全力支持吉利在奥尔堡市开展甲醇测试等项目。”何光远告诉《商用汽车新闻》记者。


比利时布鲁塞尔当地时间6月2日傍晚,李克强总理在比利时首相米歇尔陪同下参观吉利-沃尔沃汽车创新成果展,李书福为其讲解

比利时布鲁塞尔当地时间6月2日傍晚,李克强总理在比利时首相米歇尔陪同下

参观吉利-沃尔沃汽车创新成果展,李书福为其讲解


6月13日, 美国能源安全理事会、全球甲醇行业协会和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共同举办的第三届华盛顿甲醇政策论坛,邀请美国能源部副部长(代理)、政策及国际事务助理局长、立法主任,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前中央情报局总监,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前议员,参议院能源委员会主席,壳牌公司前总裁以及美国部分企业高层领导出席并分别发言。魏安力(甲醇汽车试点专家组秘书长)和金先扬受邀赴美国参加会议并在大会上做主题发言,分别介绍了中国甲醇汽车试点和吉利开发甲醇汽车的历程和经验。会议主办者提议,希望今年11月在华组织召开一次甲醇汽车应用研究技术研讨会,希望明年同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联合,共同组织召开第四届北京甲醇政策论坛。据称,会议的筹备工作正在协商讨论中。

对甲醇汽车试点工作,何光远说:“2017年是试点工作验收的丰收年,最晚到10月,就会全部验收完,接下来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推动、如何推广应用。推广甲醇汽车和甲醇燃料,在国际上我国是‘墙外开花’,比如2016年2月初海湾国家组织的全球能源战略会议, 2016年6月的第二届华盛顿甲醇政策论坛,2016年7月新加坡亚洲甲醇论坛,2017年3月美国本土企业召开的甲醇燃料应用技术交流会,2017年第三届华盛顿甲醇政策论坛等,不论是国际性会议还是地区性会议,均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中国开展甲醇燃料应用已经走在世界各国的前列。可看看我们自己,2016年5月5日,山西晋中完成2年的试点运营,通过验收,到现在1年多了,下一步该如何做?工信部得有个意见啊!”提到此,何光远着急了:“工信部没个意见、没个说法,人家地方就把可能给的政策调整给了天然气汽车,给了电动车。”

天然气、甲醇抑或纯电动,其实各有优劣,何光远担心的不是甲醇被“抢走风头”,而是政策的变化和不一致导致行业此前40多年的工作付诸东流,甚至导致若干年后要再花学费引进“国际先进的甲醇燃料应用技术”。总结甲醇汽车推广应用漫长的历程,何光远说,“说到底还是看政府的决心”。

有期待也有期望

“我也替工信部着急。除了完成验收,还要把各种标准体系建立起来,包括车的标准、耐醇零部件制造体系的标准,都要尽快制定。大家要有分工,没有国标就先出行标。第二就是加注站建设。上海搞了18辆甲醇汽车就没下文了,就是因为只有一个加注站,不方便且浪费运营时间。西安的20辆甲醇汽车试点结束后,运营单位将车改成了天然气,一是因为车少,二是甲醇加注站少,也只有1个。”他对《商用汽车新闻》记者说。

何光远提到,随着试点验收告一段落,下一步要“重点放在重型商用车上”,因为重型车能源消耗大,二氧化碳和有害气体排放大,同样,节能减排的空间更大、见效更快。


榆林矿业承担试点项目的5辆甲醇/柴油双燃料载重车试点

榆林矿业承担试点项目的5辆甲醇/柴油双燃料载重车试点


进入国四阶段,柴油车需要使用SCR后处理技术来降低氮氧化物排放,即使是国产品牌的装置,根据发动机排量不同,其价格也在数千元到1万多元。车辆运行添加尿素又给使用者带来一笔开销。近几年来,车主为了图省事、降成本,将尿素装置关掉的做法大量存在,尿素装置成了“聋子的耳朵”。

“而使用甲醇、柴油混合燃烧技术,不仅可以大幅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更重要的是可以大幅降低氮氧化物排放量,而且可以不需要使用尿素。采用甲醇替代一部分柴油,一方面可以减少燃烧过程中对空气的需要量,另一方面,甲醇汽化潜热高,从而可以降低发动机燃烧温度,两者的共同效果都是降低氮氧化物排放。”何光远强调说,现在工信部对甲醇商用车的态度很明显,下一步试点的重点就是商用车。

上半年,我国商用车产销204.30万辆和210.09万辆,同比增长13.80%和17.39%,增速比上年同期提升12.30个百分点和15.52个百分点。之所以呈现如此势头,在于牵引类商用车承载着我国物流运输总量的77%以上,自卸类商用车在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市政工程建设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装备,而轻型货车则维系着城市正常生活、物质消费所需的门对门服务。基于这样的重要地位,在汽车制造体系中,凡能列数的国内外大型汽车制造商全部建有商用车制造板块,其占比和权重不在少数。

地位重要,责任也重大。如今,国五排放标准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实施,轻型车国六排放标准已经发布,重型车国六排放标准也发布在即。对商用车而言,越来越严格的要求,都需要在技术、制造、销售、使用、服务等不同层面上有统一的体系规范和展示平台。今年11月,第二届中国国际商用车及零部件展览会将在江苏昆山召开,面对“监查官”政府监管机构和“考官”消费者的检阅,商用车企业又将迎来一次大考。

为了宣传和激励商用汽车领域的优秀领导者,《商用汽车新闻》正式启动了表彰商用车制造企业领军人物的“铁肩奖”活动计划;此外,为引导商用车在驾驶环境方面缩小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商用汽车新闻》正式启动了表彰先进优秀驾驶室的“金屋顶”活动方案,至此,针对发动机的 “我信赖的商用车动力”、针对商用车制造企业领军人物的“铁肩奖”以及表彰商用车驾驶室的“金屋顶”三大系列活动评选工作全面展开,表彰颁奖典礼将在第二届中国国际商用车及零部件展览会上举办。

听取了《商用汽车新闻》记者对上述三项评选的汇报后,何光远说“这些想法好”:“这些年,商用车企业承载太多,被关注太少;贡献太多,被给予太少。商用车企业的领导者,凭着一副‘铁肩’执着前行,值得被肯定。商用车在路上,驾驶员在车上,一年365天,他们大半时间在车上,某种程度上说,驾驶室就是他们赖以生活的家。‘金屋顶’评选旨在推动制造企业重视驾驶室,而这也是制造企业的延伸服务所在。真正缩小差距,驾驶室大有文章可做。”

随后,何光远欣然为“铁肩奖”和“金屋顶”两个活动题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