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甲醇 美国新增甲醇产能影响力渐显

信息来源:中国氮肥与甲醇技术网       发布日期:2016-12-19       分享到:

    2016年,国内甲醇价格不断上行,期货主力合约从年初的1700元/吨最高上涨至2600元/吨,涨幅达50%,主要受煤炭价格上涨、国内流动性宽松、房地产开工面积增速见底回升、甲醇供需面好转带动。数据显示,1—10月,国内甲醇产量共计3529.6万吨,累计同比增加7.2%,进口量共735万吨,累计同比增加62%,出口量共2.1万吨,表观消费量共4262.5万吨,同比增加14.8%。
    2016年,国内甲醇市场除了价格上涨较多之外最大的“亮点”就是5—7月进口量突增。我国的甲醇进口量主要来自中东和东南亚地区,从国家来看主要是伊朗、沙特、卡塔尔、马来西亚、巴林和印尼等。2015年,我国从美国进口甲醇0.02万吨,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下简称特多)全年进口甲醇0.05万吨。2016年以来我国甲醇月度进口量从以往的平均40万—50万吨突增至90万吨左右。从进口量数据可以看出,2016年5月我国从美国进口量达到10万吨,6月和7月从特多进口甲醇分别为14.85万吨和9.6万吨,单月进口量直逼进口量排名第二的沙特。2016年1—10月从美国和特多进口甲醇总量分别为24.2万吨和54.4万吨。为什么美国和特多的甲醇大量流入中国呢?
    一是从价格分析中可以发现一些端倪。全球甲醇价格主要有CFR中国主港、CFR东南亚、美国海湾FOB和鹿特丹FOB报价。长周期来看这几个价格走势基本一致,不过阶段性的价差异常通常会引发国内进出口量和价格的异常波动。
    2013年,东南亚甲醇装置问题造成该地区甲醇短缺,CFR东南亚与CFR中国的价差一度高达130美元/吨,两地的运费为30—50美元/吨,出口和转口利润丰富,我国甲醇出口量突增,同时我国新型下游甲醇制烯烃项目开工使甲醇需求增加,造成甲醇的超级大行情。而今年甲醇进口量异动主要是什么原因引发的呢?2015年年末,美国海湾FOB价格就一直弱势下跌,最低跌至135美元/吨,中国CFR价差与美国海湾FOB价差从2015年年底开始扩大,从倒挂70美元/吨至升水70美元/吨,时间从2016年1月底持续至3月底,致使中国从美国和特多的进口量从3月开始增加,5月达到最高值,美国到中国的船航程大概45天,与价差的时间也基本吻合。CFR中国主港与美国海湾FOB价差从4月开始不断下跌,近期更是倒挂明显,至44美元/吨,主要是由于美国甲醇装置故障造成价格抬升,同时我国的进口量也减少,10月进口量下降至58.8万吨。
    二是从全球各个国家的甲醇产能投放中可以看到美洲甲醇价格下滑的原因,不过装置的阶段性动态对价格影响也较大。2015年,全球甲醇产能达到12211万吨,增速8%,其中亚太地区7848万吨,欧洲、中东和非洲共2762万吨,美洲地区1600万吨。分国家来看,甲醇产能排名前十的国家分别是中国、沙特、特多、俄罗斯、伊朗、美国、新西兰、委内瑞拉、马来西亚和阿曼,中国产能达到7124万吨,占据全球的58.3%。2015年仅中国、美国和阿塞拜疆有新增产能,分别增加660万吨、241万吨和40万吨。2015年美国的甲醇产能为521万吨,产能体量不大不过增幅较大,2015年美国新增产能较多是今年美国甲醇价格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美国的甲醇装置主要在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其中包括梅赛尼斯从智利迁往路易斯安那州Geismar的两套共200万吨装置(分别在2015年年初和年末投产);OCI公司在得克萨斯州Beaumont的90万吨装置(其中75万吨2004年闲置,2013年重启);利安德巴塞尔工业公司在得克萨斯州Channelview的78万吨装置,2004年停产后在2014年重启;其余几套产能较小。
    另外,特多的甲醇产能在美洲也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由于其丰富的天然气资源,甲醇产能较集中。特多甲醇产能共869万吨,其中梅赛尼斯和甲醇控股有限公司两家企业占据一大半市场。
    未来美国和特多的甲醇产能依然呈增加态势,2016年以来投产和新建扩建的甲醇工厂“络绎不绝”。美国南路易斯安那甲醇公司(SLM)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圣詹姆斯教区新建甲醇装置180万吨,塞拉尼斯公司新建130万吨/年的甲醇装置,OCI公司扩建175万吨的甲醇项目,Valero也新建了160万吨的甲醇项目。同时国外投资在美国、加拿大和特多建厂的项目也不少,西北创新工程公司在美国投资新建320万吨甲醇产能,我国山东玉皇在美国投资300万吨甲醇项目,康奈尔和生命人寿在得克萨斯州或路易斯安那州投资建立720万吨甲醇项目,日本三菱瓦斯、三菱商事和三菱重工与特多天然气公司达成协议建立100万吨的甲醇装置。未来这些产能投放后,目标市场也主要是中国,我国的进口量将不断提升或维持高位。
    三是甲醇原料端的价格走势也是影响美洲甲醇价格的重要因素。全球甲醇产能48%采用煤炭作为原料,51%采用天然气作为原料,煤基甲醇产能主要分布在中国,国外的甲醇均采用天然气作为原料,产能也基本分布在天然气资源丰富的中东和美洲部分地区。页岩气革命后,天然气价格不断下滑,甲醇利润抬升是OCI和利安德巴塞尔工业公司重启其甲醇装置的主要原因,也是企业青睐美洲作为投资甲醇厂的主要原因。
    美国NYMEX天然气期货价格在2005年和2008年分别达到高点1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和13.3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2010年之后基本上在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下运行,2015年下半年后更是下滑至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之下,2016年3月最低至1.4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11月以来从2.7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上涨至3.3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美国天然气价格在1.5至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之间波动,按照目前6.9的汇率折合人民币相当于天然气价格在0.35元/立方米至0.93元/立方米之间,折合甲醇成本在900—1400元/吨。而国内的天然气成本均在1.8—3元/立方米,相比国外高出很多,成本也相应较高。目前,美国海湾的FOB价格为327美元/吨,折合人民币2256元/吨,美国甲醇出口的利润还是不错。美国甲醇运至中国的运费在45—60美元/吨,即人民币310—420元/吨。如果国内港口与美国价格有400元/吨以上价差或者高出2300元/吨,对美国生产企业来说,非常乐意将销售目标锁定为中国。